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厂长的隐形福利
厂长的隐形福利

厂长的隐形福利

我叫李忠,原本在一间企业的生产部门当部门主管,但好景不常近年市道低迷公司也敌不过要重组架构甚至裁员的命运,结果我也难逃一劫被裁了出来,虽然公司给了我一笔也算是不少的补偿金,但毕竟自己的年纪已经不轻要再找新的工作恐怕也不容易。

  不经不觉自被裁后已过了整整两个月,虽然已经很努力但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这天我又准备去见工了,当我在街上急步追赶正准备要离站的巴士时,忽然有人在背后大叫我的名字:「喂! 李忠,等等,你是不是李忠?」,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已经多年没见的表哥陈亮,他身旁还有一个拿着公事包的女子,表哥说:「呀! 阿忠果然是你,真巧竟然在这里遇见,你近来好吗?」,我说:「唉! 近来不太好,刚被公司裁员现在正赶着去见工。」他说:「那真凑巧,我正想要找人帮手,不要见了我们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再谈吧。」,我说:「吓?但是…我快要迟到了…那…」,他说:「还见什么呀,我有工作给你保证你满意,来吧。」之后我们便找了一所咖啡店坐下,过了不久当我们点的咖啡来了后我看见和表哥一起的女子立即很自然地准备替他的咖啡下糖,这时表哥突然用责备的语气对她说:「你在干什么?你看不见有客人在吗?应该先替他下糖才对嘛。」,那女的顿时呆了一会然后说:「是,对不起老板。」,接着她用有点冰冷但很有礼貌的语气问我:「李先生,真是对不起,让我来替你下糖吧,请问需要下多少匙呢?」我说:「哈! 不用了,我自己下可以了。」,这时表哥突然抢着说:「阿忠,让她替你下糖吧,这是她的工作。」,于是我唯有说:「好吧,麻烦你两匙羹。」她说:「李先生现在可以了,请你先尝一口看看是否合适?」,接着我尝了一口然后说:「唔,可以了,谢谢你。」,跟着她开始为表哥的咖啡下糖,我看见她完全不需要问表哥下多少匙便下完了,当搅拌完毕后她竟然先取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对表哥说:「老板,味道已合适可以喝了。」,表哥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呀! 差点忘了介绍她是我的私人秘书叫小菊,没什么特别女人一个而已。我们说回我想找你工作的事情吧….」我一直听着表哥在说大概在乡间和一些地方领导合资开了一所工厂专做一些低科技电子产品作外销,还有最近因有别的工作要做没时间打理工厂需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帮手之类的说话。可是他一边在说我却很不专心地在看着他的秘书,她的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恤衫和穿了一条杏色的西裙,脸上架着没有镜框的眼镜看上去很配合那种秘书的身份,她的样子很清秀而且身形也很瘦削,但是她的胸部却很大甚至大得有些不合比例,她的巨乳足足把应该只是小码的恤衫撑得连胸前的钮扣也好像快要爆开似的,在表哥不断说话的期间她只是默默地坐着并没有任何动作,但她也不时留意着表哥的眼神及表情彷佛在随时听候表哥差遣似的。

  过了一会表哥终于停了下来喝了一口咖啡,我看见他看了小菊一眼然后把手伸进自己的衫袋内,忽然小菊整个人突然震了一震而且还叫了一声:「呀?」她看了一看表哥后随即低下头然后把双手放在大腿上继续坐着,但是过了不久我看见她的身子开始有些抽搐,她的头还俯得愈来愈低身子也弯曲了,而她的表情好像很痛苦于是我立即问她:「小菊小姐,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她没有理会我而表哥也抢着说:「阿忠,她没事的不用理会她,她经常也是这样,我们还是继续吧。」,于是我们便继续谈着工厂的事,可是再过不久我看见小菊开始一只手按在桌边而另一只手却按着自己两腿中间还发出一些呻吟的叫声:「呀…呀…老板…我…不行了…呀?」,这时表哥好像很生气地说:「真麻烦,才一会而已。」之后他问我:「喂,阿忠,我刚巧想起有些事要先走,现在我给你一张名片你记着要找我,还有这里最近的酒店在那里?」,我给他吓了一跳然后指着对面马路的酒店说:「那里有一家。」,他随即放下一张五佰元的钞票然后扶起小菊往酒店的方向走去,最后他还回头对我说了一声:「记着找我呀。」便离开了。

  我并没有留意他反而一直地看着那小菊,她软弱无力地被表哥扶着走路,而从她背后我看到她的裙子在臀部以下的位置已经湿了一大片,最初我还感到很疑惑她究竟怎么了,想了一会我忽然想到:「她该不会是失禁吧?还是她有什么疾病呢?待我下次找表哥的时候顺便问他一下吧。」两天之后我决定应表哥的邀请到他的工厂里工作于是我打了电话给他,「啊!是阿忠吗?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是不是有好消息给我呢?」表哥说,我说:「哈!对,我答应来你的工厂工作了。」,他说:「好,非常好,我这两天也会在工厂,你上来找我吧。」我说:「好吧,但是我需要带些什么文件吗?例如履历之类…」他说:「哈! 不需要那些,你上来便可以了…阿忠,等等…等等..」,这时表哥突然打断了话题并且说:「小菊,不是这里,低一点…对了,对了。」,我听到电话的另一边还有小菊的声音在说:「是,老板,要舔多久呢?」,表哥说:「舔到我说停为止,唉!你真蠢,不要再问我了,我正在讲电话呢。」,这时我问表哥: 「表哥不好意思,你是否正在忙着?」,他说:「噢!不紧要,你上来后再说吧,好不好…噢..」,我说:「好吧。」,于是我便往表哥的工厂去了。

  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回到乡间,这里的变化真大,小时候村口的农田现在已经变成表哥的工厂了。当我被带领着朝表哥的办公室走去时,沿途我看到这里的规模也不小,敞大的工场被分作不同的车间制作着不同的产品,但是有一点我感到很奇怪,就是这里的工人全部都是女性甚至把制成品搬运离开的工人也是女人。

  走着走着终于来到表哥的办公室,一进入办公室后我看见只有表哥坐在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前,他说:「哈哈!阿忠你终于来了,来! 请坐。」,接着表哥不停地在告诉我一些工作的细节,他说要我当这里的厂长,还说到待遇也令我很满意,到最后他拿了一份合约出来说:「阿忠,刚才我所说的一切已经列明在这合约上,你签了之后便成为这里的厂长为期两年,另外我可以告诉你还有其他令你意想不到的福利在这里不便说明,总之日后我保证令你满意,哈哈哈!快签吧。」他提供的条件确实是很好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便签下了,这时我问他:「表哥,怎么不见你的秘书呢?」,他说:「你找她有事吗?」,我说: 「没有,只是好奇问一问而已。」,他说:「她在这里呀。」,我听他这样说觉得很奇怪,这里明明只有我们二人他怎么说小菊在这里呢?这时表哥突然从坐椅上站起来我给他吓了一跳,他…竟然没有穿裤子还露出了勃起的阳具,我惊讶地说:「表…哥,你这是…」,他轻松地说:「你要找小菊吗?她就在这里。」这时一个令我无比震撼的画面出现,那就是小菊从表哥的办公桌下爬了出来,她把头伸到表哥的阳具前然后毫不犹豫地便往他的阳具含下去,接着表哥用手按着她的头然后不停地在抽插着她的口,他说:「小菊在你进来之前便一直在桌下为我含啜着,你找她干吗?」,这时我看到小菊在看着我,但她仍然很努力地在吞吐着表哥的阳具只是眼睛在看着我罢了。

  我给这情境吓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所措,脑海一片空白甚至连话也说不出,过了一会我看见表哥好像要射了,他停止了抽插并且用双手捉着小菊的头不放,这时小菊闭上了眼睛还发出「啊啊…」的声音在迎接着表哥把精液射在她的口里,再过一会表哥终于把阳具拔出并且对小菊说:「把精液吞下。」,小菊点了点头把精液全部吞下然后仰着头跪在地上不敢乱动,这时我勉强地说:「表…哥,为什么会这样?」他笑了一笑然后说:「哈! 这便是我说意想不到的福利了。」接着他拿起了电话说:「美娜,现在给我进来吧。」,之后一个穿着整齐行政套装的美女带着四个女子进来,表哥说:「阿忠,我来介绍这是美娜,她之前是我的秘书现在被提升成为工厂的行政主管,她非常熟识工厂的运作日后她会全力协助你,现在她的工作就是要替你选一个合适的秘书。」我扯着表哥到一旁轻声地问他:「表哥,我的秘书是不是也会像小菊一样要干那回事的?」,他说:「那当然要,我说过这是你的福利嘛。」,我说:「表哥,我不需要这些,老实说现在我想不干了可以吗?」他露出狡猾的表情说:「不可以,你刚才签的合约已经列明了如果你要辞职的话,须要赔偿五年的薪金给我,你有这么多钱吗?」,这时我晃然大悟知道堕进了一个骗局,他接着说:「放心吧阿忠,我不会害你的,只要接下来你替我把这所工厂看管得妥妥当当,我保证你得到的好处多的是。」,这时的我好像堕进了深渊一样,我在想已经再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最后我无奈地接受当这个厂长,这时表哥说:「好了美娜,你可以开始了。」接着那美娜对我说:「厂长你好我叫美娜,现在我要开始为你介绍这四位女子,她们都是我从众多生产线组长里挑选出来的,她们不但具备了一定的学历而且在各自的生产线里都是工作效率最高和最为上进的员工,而最重要是她们都非常忠心,她们都愿意为厂长你做任何的事情,当然还包括那些…」她露出奸诈的笑容还指着小菊的方向说。

  这时我说:「那么我要怎样挑选呢?」,她说:「这样的,她们会各自有五分钟的时间作自我介绍和解释为什么要选择她,最后当她们都各自介绍完毕后你便要选一个合适的了。」,之后她便示意第一位开始。

  在这段时间里我根本就没有听那些女子在说什么,我只是看着一直跪在地上的小菊,我在想:「这时的小菊究竟在想什么呢?我看她样子不大像是那些淫荡的女子,至少不像现在说着我的身材有多好,我会令你有多享受之类的这几个女子,她会不会是受着什么威胁才这样做呢?」,这时小菊突然用一种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这样子令我更加坚信她不是自愿的。

  不经不觉已到第四位,她和之前的三位有些不同,在最初的四分钟内她很努力地在介绍自己的工作能力,但当时间愈来愈少只剩下最后一分钟时她似乎急了,她忽然掀起裙子把内裤除掉然后背着我把臀部挺高,她很努力地用手指在翻开自己的阴唇务求令我可以看到她阴道内那些湿滑的嫩肉,最后她还哭着说:「呜…厂长对不起,我实在不懂说她们说的话,现在我这样子希望你喜欢,我真的很想成为你的秘书,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能给我这个机会便可以了…」美娜似乎很生气她大声的责駡那女子:「你这贱货呀,我不是已经教过你要怎样说吗?这里不需要你了,你给我滚吧。」,这时我说:「等一等,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说:「呜…厂长,我…叫小馨。」,我对美娜说:「我选这个吧。」,美娜似乎对我的决定感到很惊讶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接着我对表哥说:「表哥,我可不可以要两个秘书?」,他说:「两个秘书?为什么呢?」,我一心想着要趁这个机会把小菊救出来,于是我说:「也许我贪心了一些,我很喜欢小菊刚才服侍你的表现,我也很想她这样子来服侍我,我可否要求小菊也当我的秘书呢?」,表哥说:「没问题没问题,你喜欢便拿去吧反正她只是一件蠢货而已。阿忠,你这样子便对了,尽情地去享受你的福利吧,哈哈哈!」就这样小菊和小馨便成为了我的秘书,在往后的日子里她们不但成为了我的性奴,我们甚至存在着一些微妙的感情关系以至令我们三人最终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美娜,小菊和小馨一早已经在办公室内等我,当我进入办公室时美娜对我说:「厂长早安,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一切,中午前你要看看工厂最近三年来的业积报告,午饭后我会亲自陪你巡视一下这工厂的所有地方和了解一下工人们的运作,最后我还安排了和这地方的领导一起吃晚饭,他们是这工厂的股东之一,让大家可以认识一下你这个新厂长吧。」她再说:「还有中午前的工作小馨会全力协助你,至于小菊这废物你喜欢怎么对她都可以反正她什么都不懂,不过我建议厂长你不要对她太好,她是那种不被虐待是不会听话的贱货,她的工作就是用来给人家发泄的,你看!」,说罢美娜突然往小菊的脸上打了一记耳光,小菊立即叫了一声:「呀?」然后低下头在抚摸着自己的脸,这时美娜看似更加恼火她大声地说:「你叫什么呀?很痛吗?我喜欢打你便打你。」,她还用手大力地拍打小菊的乳房,过了一会她更加拉起了小菊的乳罩用手指在不停地拉扯她的乳头,她说:「你这个贱货以为胸大老板便会喜欢你吗?现在我要把你的乳房毁掉看你还凭什么和我争。」,小菊不停地在惨叫着:「呀…呀…不要…对不起…呀…不要呀?呜」,我终于忍不住说:「美娜你给我停手,她是表哥给我的秘书,怎样对待她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快停手。」,最后美娜很不服气地离开了。

  之后小馨把小菊扶起并且对我说:「厂长,我可不可以先扶小菊回宿舍休息,很快便回来。」,我当然说好,想不到小馨也颇同情小菊的。过了不久小馨回来了,我问她:「小馨,我想问你知道美娜为什么会这样讨厌小菊吗?我看她简直好像想要杀死小菊一样。」,小馨说:「小菊其实不是这里的员工,她是老板大约在半年前从外面直接带回来当秘书的,听说老板之前在其他地方徵地时,有一户农家宁死也不肯把土地卖给老板,最后老板用手段把那农家的男人关进了监狱,而小菊便是那农家的女儿。」我问:「那为什么美娜会这样憎恨她?」,她说:「自从小菊进来以后美娜便进升为行政主管,虽然表面上美娜像是这工厂的第二把交椅,但从此待在老板身边的便只有小菊,其实美娜已经当了老板的秘书五年,以前有人说老板很喜欢干美娜的,听说有一次老板因连续不停地干她干了足足一整天,最后因心脏有事送了入医院,但自从小菊来了后听说老板很喜欢她的大胸部,所以从此他便再没有碰过美娜了。」,这时我心想:「原来是这样。」之后我便开始在小馨的协助下看着那些报告,看了不久我感到有些疲倦于是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番,这时小馨问我:「厂长,你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按摩一下头部好吗?」,我心想反正按摩一下头部也没什么大不了,于是说:「好吧。」她的手势不错令我很舒服,过了一会我还睡着了。我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间我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弄醒了,一种既舒服又兴奋的感觉从我的下身不断传上来我不禁擡头往下望,这时我竟然看见小馨跪在我面前在含啜着我的阳具,我顿时给吓呆了我说: 「小馨不要这样,我不需要你干这个,快停吧。」,可是她不但没有停还对我说:「厂长你放心吧,作为女人我明白在商场里为了要上位难免要干起这种事情来,况且你的阳具已经勃起得这样坚挺,就让我来替你解决一下吧。」我虽然口里说着不要,但毕竟她的口技的确很好,她除了会上下不停地吞吐着我的阳具外,还会用舌头舔我的阴囊甚至用了很长时间在翻起我的阴囊舔匀它的四周,最后她还用舌尖在舔弄我的尿道口,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方我不禁叫了出来:「呀…不要…」,她看见我这样也不禁笑了一笑,最后我也终于忍不住捉着她的头把阳具往她口里插,就这样我开始按着她的头不断往阳具处推。这时侯美娜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她看到了一切她说:「对了,小馨你这样做便对了,你竟然这么快便领会到要服侍厂长的重要性我很高兴,对了不要停继续吧。」过了一会我终于忍不住要射了,我把全部精液都射在小馨的口里,接着我叫她把精液吐出来,这时美娜突然说:「不要,小馨不要吐出来,现在你要听我的说话做先仰起头然后把口张开,你要一直保留着厂长的精液在口里,然后维持着这个姿势不要动。」「厂长,请你先穿回裤子还要装着弄些什么别的事情,总之就不用理会小馨任由她这样子张开口跪着便可以了。」数分钟后我问美娜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厂长,请你下次不要叫她把你的精液吐出,若是你把精液射在她口里她便必需要全部吞下,这是一种尊敬厂长的行为,还有我叫她这样子跪着就是要训练她的服从性,她要学习就算要把精液吞下也要等待厂长的吩咐才能这样做,这样子更能显出厂长的权威。」的确我这时看着跪在地上一直张开口的小馨,确实有种很权威和征服的感觉,她不敢乱动但是眼睛却一直在看着我,过了一会我说: 「小馨,现在把精液吞下吧。」,接着她把精液吞下然后对我说:「厂长,我吞下了。」,这时美娜说:「好非常好,小馨你要记着以后当厂长把精液射在你口里时你也要这样做知道吗?」小馨说:「知道了。」

  ................